万松书缘
创办人介绍
大事年鉴
媒体关注
浙江婚姻家庭杂志:杜锡...
我心目中的杭州品牌——...
大浙网:一根麻绳十年牵...
盘点中国十大“民间相亲...
业内人士:分析婚介问题...
业内研讨:浅谈婚恋机会...
每日商报:“520”全...
比特网:婚恋平台能否打...
中国新闻网:婚恋一体化...
  • 媒体关注 首页 > 万松书缘
    业内人士:分析婚介问题 探讨解决办法
    作者: wansong        更新时间: 2017-2-23 9:16:58        点击次数: 505

                     

                        分析婚介问题   探讨解决办法


            1984年春天,中共中央书记处曾发出“全社会都来关心大男大女的婚姻问题”,“要多办些婚姻介绍所”的重要号召。然而,当年年底,雷洁琼副委员长和巴金先生在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的年会上就婚介活动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尖锐地批评指出:“婚姻介绍所是历史的倒退,包办婚姻的复活。”
    我国《婚姻法》规定:实行婚姻自由的婚姻制度。“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然而,近10几年来,在全国各地,婚介乱象丛生——婚姻猎头、爱情猎头、“约炮”网站、新包办婚姻、团购越南新娘等荒唐宣传公开亮相;虚假广告、高收费、乱收费、用“婚托”、拉皮条等各种不良现象连绵不断;婚介收费个案少则几千元、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几百万元,且委托人大都是伤财伤身又伤心!
    社会调查表明,这些黑婚介的共同特征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故意隐瞒婚介成功率不高这一与委托人交费有关的重要事实,同时虚构和公布大量的所谓的“优质会员”信息,加之使用种种欺诈手段,诱骗人们购买信息和服务。从他们那非法所得钱财“数额巨大”的情况和团体作案的情况来看,不少的黑婚介涉嫌诈骗集团性质,甚至是特大诈骗集团性质!
    显然,婚介这个事物的矛盾很多,问题很大。其中的几个重要原因,笔者浅析如下:
     
            一、舆论导向失误
     
            “婚介”二字的规范解释是“婚姻媒介”——使双方发生婚姻关系的人和事物。按照事物的性质主要的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的辩证观点,以婚姻到底是由谁拿主意的为衡量标准,根据直接或间接促成婚姻关系的不同情况,“婚姻媒介”应当区分为两种类型——“婚姻介绍”或“婚恋介绍”。“婚姻介绍”即“介绍婚姻”。“婚恋介绍”即“介绍对象”。
            实际上,不论是职业媒人的介绍行为,还是父母、亲友、老师、同学或组织上的介绍行为,大都是介绍对象,而不是介绍婚姻。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受封建包办婚姻制度的深刻影响,人们普遍地接受了“介绍婚姻”的说法。在新中国成立后的若干年间,人们又自然地习惯了“婚姻介绍人”的提法。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的领导同志在撰写婚姻家庭方面的调研论文时,还错误地把已婚男女初次认识的各种途径(自己直接认识、他人介绍认识和包办买卖婚姻)混为一谈,统称作“确定婚姻关系途径”或“婚姻缔结方式”。于是,从那时候到如今,“婚姻介绍所”这个由“婚姻介绍人”演变来的婚介机构名称便家喻户晓。然而,顾名思义,“婚姻介绍所”这个名称名不副实。因为在现代社会,婚姻是由当事人双方拿主意的,而不是被介绍的。所以,婚恋问题专家陈一筠教授曾经说道:“婚姻介绍所这个名称,严格地讲是不规范的。因为婚姻是个男女相识、相知、相爱的过程。他人的帮助,只能解决男女相识的问题,不能代替男女的相知和相爱。”上海财经大学程恩富教授曾经表态:“从严格意义上说,婚姻介绍所应当改名,巴金的批评也是正确的。”
            值得欣喜的是,2015年7月,中共中央在“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意见”中,推出了“婚恋交友”的新提法,这无疑是应当肯定的。有了这个好的开端,将“婚姻介绍所”这个多年来全国通用的错误名称和错误提法纠正为“婚恋介绍所”,应当是为期不远了。
            另外,民政部有个“婚姻服务”的提法,社会上有个“相亲”的提法和“非诚勿扰”的提法,也是需要商榷的——婚姻是当事人双方拿主意的结果,并通过合法登记后取得法律上认可的夫妻关系,不需要服务。“相亲”是封建包办婚姻过程中的一道程序,不宜滥用。“非诚勿扰”涉嫌干涉婚恋自由。
     
            二、行业规章缺失
     
            中共中央在《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指出,要“发挥市民公约、乡规民约、行业规章、团体章程等社会规范在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
            婚介机构作为一个社会性服务组织,有千千万万的服务对象。联系这个服务行业的职能和工作规律,应当明确它的单位性质、服务宗旨、指导思想、登记办法、工作方法、收费标准和台帐制度等。
            婚介行业的职能是信息服务——登记个人信息、公布个人信息、传递个人信息和安排有缘人接触认识。因为事关每个委托人的婚姻大事,婚介机构登记个人信息应当详实具体可查证,公布个人信息应当简明扼要有编号,传递个人信息应当及时准确能沟通,安排有缘人接触认识应当以当事人知道相对方的具体情况并表示愿意认识对方为前提,提供服务的过程和效果则应当是原始档案和台账记录都俱全。
            按照诚实守信原则、公平原则和婚恋自由原则,婚介机构安排接触认识的有缘人应当是“有可能发生婚恋及婚姻关系的男女”,而不可以乱点鸳鸯谱;每个委托人均享有相关信息知情权、认识对象选择权和损害赔偿责任请求权,而不是任由他人牵着鼻子走。
            婚介行业的工作规律是:有可能促成一部分人认识对象,但不可能使得所有人都认识对象。至于男女相识后怎样,婚介机构不能掌控,也无权掌控——旁人管不着。
            由于婚介服务的风险性大,公益性强,合适由政府按照价值规律和重要的公益性服务性质,制定这个行业的收费标准和收费方式,以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有利于婚介事业的健康发展。
            遗憾的是,看那许多的民办婚介所的简单登记程序,和各婚介网站的一分钟注册方式,其必要的登记个人真实身份信息程序纯属走过场并支持弄虚作假,其工作方法即虚假广告+婚托+批评指责+敷衍了事。收费没有度,话语随口编,全过程都是“不靠谱”,实际上就是骗钱财!
            有个主要由婚介老板们执笔起草的“婚介国标”中的《婚介合同范本》称:“给甲方提供令其满意的征婚对象资料”和“给甲方提供让甲方见面后感觉满意的征婚对象”——这便是黑婚介惯用的一种“忽悠人”的招术:事前把话儿说得特好听,事后则推出种种理由来搪塞!
     
            三、婚介法规空白
     
            婚介机构跟委托人的法律关系为合同关系当无疑问。
            按照当事人权利的获得是否支付代价为标准,合同分为有偿合同与无偿合同。
            以合同订立时当事人的给付义务是否确定为标准,有偿合同分为实定合同与射幸合同。
            射幸合同指在合同订立时,一方当事人支付价款(或报酬),另一方当事人的给付义务尚未(或不能)确定,而有赖于(或取决于)合同订立后约定的偶然事件的发生与否。
            射幸合同有交易对象的特殊性、合同成立即生效、合同双方承受的风险不平衡、严格的适法性和最大诚信性、等价有偿的相对性等五大法律特征,有公益性和为社会服务性两大特点。
            众所周知,任何个人或组织帮助他人找对象,都不能不考虑男女双方的年龄、外貌、文化、品性、经济状况、常住地址等许多客观条件上的接近般配与否和相互合适与否,都不能不考虑双方当事人的择偶要求怎样。站到婚介机构的角度来说,还往往受到登记人数不是很多而工作难度较大的制约,区域范围男女群体性比失衡和综合条件对比失衡的制约,以及当事人双方那动态的双向选择关系的制约。因此,它原本就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但又是一件有可能给一部分人做到的事情。其中的道理,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缘分,法学理论上所讲的射幸。
            射幸合同就是婚介合同的法律属性,即委托人按照规定交纳费用,但婚介机构介绍对象的给付义务尚未(或不能)确定,而有赖于(或取决于)合同订立后约定的偶然事件———跟委托人的综合条件和择偶要求接近般配与合适而有可能发生婚恋及婚姻关系的对象出现与否。
            不无遗憾的是,射幸合同这个在国际上已经通行数百年,在学理上已经比较完备和成熟的法律种类,在我国法律上只取得无名合同的法律地位,这直接影响到行为人——婚介机构和委托人找不到行为的法律依据。而当黑婚介案例出现之后,政府有关部门和法官也找不到辨明是非和判决案件的法律依据。
            关于婚介合同的法律属性,有个实定合同范畴的“居间合同”认识,即婚介机构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建立婚姻或婚恋关系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建立婚姻或婚恋关系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然而,不论是婚姻还是婚恋,都不是合同关系,也就都不是居间合同所指向的委托人与第三人订立合同的实体,故婚介合同的居间合同属性不能成立。
            再说,法律上将居间合同归结为给付结果的合同,即应当完成居间任务再行付款。但婚介机构却是普遍地收费在前,这说明他们并不遵循居间合同规则。
            关于婚介合同的法律属性,还有个实定合同范畴的“服务合同”说法——即根据服务内容、工作量、技术含量和风险等核定服务费多少,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该合同不以完成居间任务为付款前提,而只以提供了那些必要的服务量为前提。法律上将这类合同归结为给付行为的合同。然而,婚介服务主要是信息服务,这当中既没有复杂的服务内容、技术含量和许多的工作量,也不存在什么经济上的风险,且没有服务成功的把握性,故没有理由高收费。至于那安排男女约见,乃是给个电话或QQ号码就能完成的事情,亦没有理由高收费。尤其是各婚介机构的服务过程普遍地不透明,服务效果普遍地被吹嘘,剥去伪装剔除谎言就是个空架子,故婚介合同的服务合同属性不能成立。
            有必要提请关注的是,近35年来,由笔者创办并坚守的黄山市歙县鹊桥中心,在婚介大环境一直不好(公众不理解和黑婚介的负面影响大等)的情况下,坚持走制度化、程序化、规范化的工作路子,同时采取报酬先付——委托人低价格一次性付费方式,共登记服务对象5370人次(其中男3878人次,女1492人次), 安排男女接触认识4671组次,促成男女相识2263对,促成婚姻225对——其运行过程吻合射幸合同的全部法律特征和特点。
     
            四、婚介文化迷失
     
            婚介事物有优秀的传统文化。例如,古典文学作品《西厢记》中的“红娘”,成为大家公认的帮助别人实现美满姻缘的善良人的代称。又如,神话故事《牛郎织女》中的“鹊桥”,成为大家仰望的地方。再如,传承数千年的“媒妁之言”,去掉欺瞒强迫类的不合适部分,应当肯定其热心助人成人之美的积极意义,否则不可能延续至今。
            遗憾的是,虽说当代人享有自由恋爱的权利,但好多人缺乏认识对象的机会——男女之间信息不通、情况不明、交往不易。社会应当为他们多多创造社交条件,帮助他们寻找有缘人,认识有缘人。因此,婚介文化科学发展的方向应当是:在规范婚介服务行为前提下,鼓励、支持单身男女到服务行为规范的婚介机构去自动聚集、 自愿登记、自己选择,然后自由恋爱、自主婚姻。然而,一些黑婚介大张旗鼓宣传的却是坑害人的谎言和迷信,如心理测试、心灵匹配、精准推荐、属相匹配、相亲定制、升级服务、爱情猎头、婚姻顾问等。还有那一个又一个的婚恋调查报告,所谓的心理美容咨询、爱的能力培训,以及一集集的《中国式相亲》节目等,无异于故弄玄虚舍本逐末,全都是误导人的噱头和广告!
            《婚介国标》的导语称:婚姻介绍服务机构为征婚者介绍配偶”—— 这是跟《婚姻法》唱对台戏!
            事实说明,虽然我们通过数次革命埋葬了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特征的封建包办婚姻制度,但是该制度还在坟墓里侵蚀着我们的思想观念、影响着我们的行为选择和危害着我们的人生幸福。抵制、压缩和消除我国传统婚姻制度和宗法思想遗留下来的腐朽观念、生存空间和社会陋习,乃是整治婚介乱象,发展婚介文化的重要内容。 
     
            五、监管部门缺位
     
            婚介服务是一项复杂的社会工作,需要正确的业务指导和有效的监督管理。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的婚介活动主要由工、青、妇组织及街道办事处等举办,具有鲜明的公益性。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确立和深化发展,大、中城市出现以营利为目的的民办婚介机构。
            1994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涉外婚姻介绍管理的通知》,要求加强国内婚姻介绍归口管理,规定“凡申请成立国内婚姻介绍机构的,应报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民政部门审批,经批准后方可到工商管理部门登记注册。民政部门要对国内婚姻介绍活动进行指导、管理和监督。”
            1999年12月,民政部发布《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暂行办法》,民办婚姻介绍所位列其中。
            2002年11月,国务院实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取消了民政部门对成立国内婚姻介绍机构的前置审批权,即成立婚介机构可直接到工商部门申请工商登记或到民政部门申请民非登记。随后,各地的婚介机构在经历了一段“没户口”的时期以后,绝大多数都办理了工商登记手续,成为营利性企业。然而,迄今为止,工商部门对婚介机构一直没有监管措施,而承担监管婚介机构主要职责的民政部门也一直没有完成民政部长曾经宣讲的工作任务——“要制定法律、法规、政策和运行规则以规范婚介机构的市场活动,同时对婚介机构的违法行为进行有效的监督,对婚介机构损害消费者权益和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给予相应的处罚。”
     
            调查研究表明,社会化婚姻媒介——规范的婚介机构,具有信息量大选择面宽,服务过程简单方便省时省力,工作方法灵活多样适用性强,人人冲撞缘分个个享受阳光服务的特点。它比较盲目的个人寻找对象,单打一的他人介绍对象,管窥豹斑的征婚广告,难得能够参与的集体交友活动,以及虽可迅速直接联系对象但结果大都是耗神费时一场空的自发性微信QQ交友群媒体,具有博采众长又避其短的优越性。
            毋庸置疑,社会需要婚介机构。婚介机构的实际作用如何,关系到千千万万人的生活幸福指数和家庭美满程度,关系到全社会的和谐稳定与文明进步。然而,近30多年来的婚介实践表明,官办婚介先盛后衰,民办婚介乱象丛生,尤其是一些骗人的婚介网站危害巨大!再说近两年来,由一些群团组织举办的婚恋交友活动规模小时间短又没有后续服务,根本不能满足青、中、老各年龄段单身男女的需要,也不符合“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执政理念。显然,单纯地依靠婚介行业自律或等待婚介市场培育成熟后再规范,这不行;单纯地依靠基层群团组织每年多搞几次婚恋交友活动,也不行。那么,我国婚介行业的现实出路在哪里?怎样发挥婚介机构的积极作用?这就成为两个亟待探讨的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
            按照我们国家的政治体制,妇联组织有拓宽服务渠道,发展公益事业,推动全社会为妇女儿童和家庭服务的任务。尤其是全国妇联有个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组织,承担了“为帮助群众建立幸福的家庭服务”的使命和“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分析、研究婚姻家庭方面的问题,进行实际调查和宣传教育活动”的任务。建议由该研究会牵头,联系有关方面的负责同志和婚姻家庭方面的专家学者,通过召开全国婚恋介绍研讨会的方式,集思广益,厘清相关的理论问题和工作方法问题,制定相关的法律政策和行业规章。然后,在婚介事物基本走上健康发展轨道的时候,成立行业组织——中国红娘协会,建立宣传阵地——开通中国红娘网和出版《月老报》。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

    服务条款 | 安全须知 | 隐私保护 | 商务合作 | 合作单位 | 联系我们 
    杭州温馨家庭版权所有 | 浙ICP备 08110885-2 | 技术支持:麦麦互动 | 常年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 刘恩律师
    最小化
    联系方式请点击